球探手机比分网,球探比分007

饭圈生态图景:疯狂与理智并存
作者:曹梦婷 肖遥 高欣然编辑:周健 程德坤 武颖
来源:球探比分007 发布日期 2018-11-08 08:52:54

文/曹梦婷 肖遥 高欣然

粉丝是“fans”的音译,意即热心的追随者。饭圈,是粉丝圈子的简称,指的是粉丝群体,具体来说,某明星的粉丝在一起组成一个团体就是一个饭圈。

2005年《超级女声》引发追星狂热,“超女”采取的“赋权”策略造就了中国新一代粉丝,“粉丝”一词几乎取代“追星族”等词语活跃在大众视野。当时《超级女声》的粉丝团体已形成一定规模,开始自发组织并运作,“短信投票”模式使“爱TA就要给TA花钱”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。

微博、公众号、小视频,新媒体的快速更新带来了一个“全民明星”的时代,一首歌曲、一个小视频,就可能造就一个“流量”。造“星”时代在发展,粉丝群体也在进步,在互联网时代,粉丝群体逐渐倾向于主动“部落化”。越来越多的粉丝通过贴吧、微博、微信、QQ等多种平台交流互动,他们生活在了一个以爱豆为中心的拟态环境中。

饭圈可以称作是一个缩小版的社会,有站队抱团,也有争斗互撕。饭圈里有人过自己的“小日子”,每天舔舔美颜,偶尔贡献几张电影票钱或者专辑费,也有人抓住大多数粉丝都心甘情愿地为自己爱豆花钱的心理,做大做强玩转粉丝经济。

战斗粉“熄火”

六点五十,闹钟响起。阿江摸到枕边的手机,点亮,屏幕上出现一张阳光微笑着的脸。两分钟之内,这张锁屏壁纸徘徊在熄灭的边缘,却没有真正黑暗下去。屏幕显示六点五十三分,阿江坐起身,扒开身上的被子,下床。看着爱豆美照起床是她在一个月前发现的小窍门:“多亏爱豆的写真续命,早起也不是那么痛苦的事。”

在一个完整的粉丝序列里,粉丝根据偶像的运营划分为数据、微博转发、控制评论、制作图片、打榜投票等类别。阿江属于“战斗粉”,负责在爱豆遭遇攻击时找到黑子,带领粉丝转发辟谣。因为时常冲在战斗一线的勇气和犀利泼辣的文风,她在自家粉圈里小有名气,她的微博ID也长挂于对家“反黑组”的榜单。

这天七点十分,打开微博,阿江惊讶地看到消息栏里躺着几百条私信,头像都不大熟悉,她随意点开一则。现在回想,只记得那则消息里一个恶毒形容——“丑人多作怪”。看完第二行字后她退出了微博,攥着手机就开始发抖。她有理由害怕,因为自己的生活号被对家粉丝曝光了,这代表着未来持续不断的骚扰,她的个人信息可能会被有心人挖出来,可能到来的谩骂将不再针对网络ID,而是她这个真真实实的人。

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阿江没兴趣追问,她迅速注销了生活号,又在追星微博账号上发布了一则“休假声明”:“一段时间内不再参与饭圈活动。”这次“被曝光”总还是浇灭了一些东西:“我原本是因为喜欢才走进这个圈子,但它每天都在让我生气难过,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。”阿江称自己仍然喜欢饭圈,但没有勇气继续冲锋陷阵。从唇枪舌剑的责任下解脱出来,阿江的表情有点释然。

类似的“退场”橘子也同样经历过。从2012年EXO出道时就开始饭张艺兴的橘子,真情实感地喜欢他了五年,每天都要盯着屏幕为他控评、吵架。

张艺兴代言汰渍,杨洋代言碧浪的消息同时官宣。作为张艺兴的粉丝,橘子在第一时间警觉,这是正面比拼人气的场合,并疯狂为他转发汰渍的官宣,甚至开了三四个小号轮博转发,嗅到哪里有张艺兴与杨洋对比的宣战气息就第一时间冲去控评、反黑。

争吵多了,橘子甚至记不清最初是在为什么事情吵架。她开始反思,自己认真从事的骂战似乎不会给爱豆带来好处:“说白了就是粉丝为了在大众面前争一口气,也没有输赢之分,双方都会认为自己赢了,只是看谁骂的更爽。”认真考虑过后,橘子把微博清空,决定不这样生活下去。

多元的粉丝经济

作为2018年度最火的经济体之一,粉丝经济的概念其实最早脱胎于草根。在六间房秀场,粉丝通常通过购买鲜花等虚拟礼物表达对主播的喜爱,每逢节日、歌手生日,消费则会更加活跃。在今日的粉丝经济中,活动主办方、票务公司、经纪公司扮演的正是秀场的角色。

在粉丝对明星的情感交换中,利益几乎随处可见。活动门票收入、媒体转播权利金、广告收入、明星代言产品收入……除了肉眼可见的利润之外,还有许多直接与间接的衍生商机。

黄牛是这个混乱利益链上让人情感复杂的一环:千金难求的门票通过他们可以买到,票价也被他们炒高。在橘子的描述中,黄牛手里的票通常相较于原价票位置更好,数量也更多。粉丝见面会第一排的票价被炒到一万多,比原价票高到十倍左右,最后都可以卖出去。

如今,与六间房时代不同的是,粉丝不再轻易为资本折腰,一股庞大的经济力量已于粉丝群体内部产生。在这之中,“粉头”或饭圈“大大”因为受到散粉的信服,在圈中掌握着话语权,自然成为饭圈的“意见领袖”,真情实感追星的同时用营销化的专业操作来安利偶像、管理饭圈,甚至打着明星的旗号“官方”集资。

入饭圈六年的曲奇见到过很多次集资情况。在集资过程中,活动推动者与参与者的信息处于极度不对称的情况,资金使用明细也在很多时候并不透明。“每次集资,偶像人气高的话十几二十万不是问题,人气低的话五六万也是有的。能够代表身份的昂贵礼物通常是买得起的,剩下的钱一些则打着用于下次专辑代购的旗号留存着。”在曲奇看来,这些粉头一旦掌握了话语权,就可能滋生腐败。

除了集资,周边的售卖同样是利益链中的重要一环。持有高级相机的粉丝在圈内被称为站姐,凭相机拍摄的爱豆实时照片,便能赚得相当的利润。今年《镇魂》大热时,两男主的cp站开站后卖的第一本PB(photobook,站姐把拍摄的未公开美图做成写真)定价为149元(不含邮费在内)。

亲自做过并售卖过周边的曲奇算了一笔账:首先,站姐追一个公开行程,拍的图就可以做成PB、毛毯、手幅、小卡、钥匙扣、明信片等各类周边。其次,二十页的PB厂家价只要三块二左右,五百本起做,数量越多价格越低。即使PB里面有小礼物,比如透卡、钥匙扣等,整个系列加起来成本价也不超过十元。兜售给粉丝就可以抬价到149元,韩圈的PB甚至可以卖到三四百元。这样算的话,假设一本PB可以赚两百,一场公演如果是免费的就赚得更多了,不用花钱就可以赚近百万。

粉丝经济确实让娱乐行业看起来欣欣向荣,可又如何知晓这一切不是泡沫幻影呢?

“灰度饭圈”:既疯狂又理智

曲奇记得自己做周边的全过程。从一个想法开始,她们与厂商沟通成品呈现、跟踪制作进度。发货完成后,还需要处理周边质量、少发漏发错发等一大堆后续问题。好在结果不错,利用销售周边的钱,她们实现了看一场演唱会的心愿。如今曲奇已经不再卖周边了,她认为现在做出来的周边都大同小异,失去原有的意义。

对待饭圈,曲奇的态度从头至尾都相当平静,没有开麦骂人的经历。同样从未开过麦的小熊给自己的定义是“快乐屏幕粉”,欣赏爱豆的优秀颜值,支持爱豆的代言产品,为比赛投票,爱豆需要人气的时候转转微博,她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一个粉丝的基本素质,至于更多,她怕过犹不及。

在旁人看来,战斗粉身上总有股骂街的泼劲儿,每每听到这样的评价,阿江都会觉得委屈。在阿江看来,做一名合格的战斗粉需要具备的素质有很多,最重要的就是不主动挑起争端。除此之外,语气、文风、配图等对于高端战斗粉也很重要。

除了专门对外的战斗粉,规模较大的饭圈一般还有很多其他类别的粉丝:做数据的数据粉、画同人或剪视频的产粮粉、爱好爬墙的散粉等。相较于外界的惊涛骇浪,饭圈内通常更为和谐。粉丝之间“姐妹”、“太太”叫得亲热,对外时一致以“我家”宣称。在阿江最初加入这个圈子时,“家”的说法就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:“给了我一种归属感,一起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棒,看到大家的发言就会让我感觉特别有动力。”

无数粉丝聚集组成的“家”,能为爱豆做的只有更好。租下巨幅显示屏播放庆生视频、租下一栋别墅的终生居住权、买下一颗星星以爱豆名字命名……有粉丝后援会集资到的庞大资金撑腰,带着浪漫色彩的情节一一落地成为现实。小熊曾参加过一个粉丝站的集资,那笔款项最后以爱豆的名义被用于一所希望小学的建设。付出不多,荣誉共享,时至今日,这件事仍让她觉得相当自豪。

对于曲奇来说,追星不是在追某个人,而是在追求一种精神寄托。初二时第一次看到荧幕上的EXO,曲奇就被边伯贤和鹿晗吸引,从此种下保送到某大学韩语系的梦想。四年间,即使墙头换了不少,但曲奇的初衷不变。四年后,她如愿保送。六年后,她如愿前往韩国交换。她的追星梦仍在继续。她说:“追星其实是一种压力的释放,它会让你发现生活中还有很多的美好等你去发觉,不至于让自己停滞不前。”

爱豆之于粉丝,是有着广泛影响力的优秀目标,粉丝之于爱豆,是熟悉又陌生的支持后盾。我们难以给粉丝一个标尺,衡量究竟什么程度算真爱,什么程度又是过于冷漠。真正的感情是不会伤害到对方的,一个合格的粉丝一定是具有理智爱护爱豆的能力。

热门搜索

全站推荐

  • 学校组织开展学生宿舍搬迁演练工作
  • 学校组织开展学生宿舍搬迁演练工作
  • 020届国际学生毕(结)业典礼举行
  • 学校组织复工复学应急演练
  • 副校长彭双阶疫情期间慰问留汉同学
  • 华师记“疫”——筑牢疫情防控屏障 守护师生舌尖

热门推荐

  • 学校领导看望慰问返校学子
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开微信,使用“扫一扫”,点击右上角“分享到朋友圈”。